有一种道德绑架,叫做“我都是为你好”

2016-02-240阅读0

  我们都是为你好

  我们不会害你的

  我们做这些都是为了你

  这些话伴随着我们升学、择业、辞职、找男朋友、结婚生子的每一个选择,每当面前出现岔路口的时候就会听到。但有多少个为我好只是披着善意外衣的必须按我说的做

  1我都是为你好,为什么你却不领情?

  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冷,叫做你妈觉得你冷。

  听我的,你穿这件衣服真的很丑,换我说的那件出门!我说这么多,还不都是为你好!”

  你不要选绘画专业,出来肯定找不到工作,还是学计算机吧!我现在这么强迫都是为你好!”

  你赶紧考个公务员啊,等毕业了就可以进事业单位,多稳定,多好!我这么说都是为你好!”

  亲爱的,你听过多少次这样的为你好?

  有一种家长(妈妈或者爸爸),他们的确是倾其所有的对你好,他们每天醒来第一个想到的人绝对是你,他们为你做早餐,为你洗衣服,你上小学时他们会每天督促你写作业,载你去各种课外辅导班,你上中学时他们十有八九还在帮你整理书包,帮你收拾房间,帮你打理一切你不愿动手的事情。

  可是很多时候他们的牺牲帮助也许并不是你想要的。但是他们觉得你需要,你就是需要。因为,我都是为了你好”!

  说到这里我想讲一个自己的亲身经历。2015年妈妈非常希望我可以在北京买一套房子,但是买房真的不是我想要的,我们就在这件事情上有了争执。最终房子我还是买了,可这个结果好像没有让我们中的任何一方满意。

  现在他们没有更多的钱享受生活,我也因为要还房贷而无法给予他们经济上的支持。这就是权威型家长的困惑:为什么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,你却从不领情?

  2“我是你爸爸,你怎么能质疑我?

  到底是什么造就了这样的结果?

  这可能要从我们文化中根深蒂固的儒家哲学说起。儒家文化里非常有名的一句话就是:君要臣死,臣不得不死。这句不得不死,有多少的无奈和孤独?

  我们的文化里总是在强调:牺牲小我,完成大我。我们需要为了自己的家庭,家族,国家或者民族去牺牲自己。

  可是那个弱小的自我又有谁替我们去完成呢?我们个人的梦想,我们不同于家族或者国家的愿望,又有谁可以去实现它呢?

  其实说白了,我们的父母一辈子都在为他们自己的家族和他们的父辈牺牲,他们的血液里,流淌着代代相传的自我牺牲。如今,他们也用同样的方式,希望我们可以去为他们的价值牺牲。

  虽然不是所有家长都如此,但有一些家长们的价值观受传统影响很重,这种影响会体现在很多方面。

  比如你应该找什么样的工作-我甚至觉得公务员这个职位就是被家长们炒起来的;

  比如你必须跟什么样的人结婚-如果说结婚的男方必须有房,那么北京惊世骇俗的房价也肯定和岳母们有关。

  这样的父权,让沟通几乎成为禁忌。我的来访者们曾经无数次跟我说:我没有办法跟家长沟通,尤其是自己的父亲。

  这个原因很简单,试想一下,如果一个人跟你沟通的时候,态度永远是:我都是对的,你要听我的。那么这个对话怎么可能有流动?它最多只是一场两败具伤的说教。

  这里我并不是想在这里谴责这部分家长。相反,我深深的体会到他们的不容易,他们深埋在心底没有被完成的自我,他们该有多么的孤独,他们在这种去个人化的文化中,又放弃了多少跟主流不符的自我价值!

  3我从来都没有做自己你凭什么做自己?

  如果说做自己意味着去表达自己最深切的价值,意味着表达自己全部的天赋,意味着找寻和实践属于自己的意义,意味着真实的聆听自己的想法和情感,意味着去自我完成和自我实现,而这些表达和实践也许并不符合父母以及这个世界对我们的期待,那么这样的做自己到底是不是自私呢?

  从前我学土木工程,因为父亲是工科出身,当了一辈子的工程师。现在我学心理学,因为它是我觉得能够发挥自己全部天赋,和实现我最深刻的人生意义的最好方式。在我做出这个选择的时候,我跟父母的关系曾经一度紧张过。

  当时妈妈说我自私的理由很简单,因为我只考虑自己的快乐和幸福,却不顾及她和爸爸的担心和焦虑。可是亲爱的妈妈,你要我如何为你的情绪负责?你的焦虑,到底是应该由你来平复,还是由我来平息?

  没有人可以为别人的情绪负责,因为只有我们自己能够跟自己的情绪共处。

  最可怕的事情,不是我们当时的叛逆和自私,而是我们不断自我牺牲,去满足所有人的期待,变成他们需要我们成为的样子。

  并且总觉得这辈子都在为别人而活,并且同样要求我们的下一代说:亲爱的孩子,我对你的要求,都是在为你好……”

  注:文章转载自网络,如有异议,请与小编联系。

  114找工作(微信号:zgzb114),通过语音客服、网络等多个渠道,为企业、用户提供便利的招聘信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