所以,我拉黑了我爸

2015-07-310阅读0

  

  在微信朋友圈里,我发了一条大致如下的微信:

  虽然我知道我爸加了我的微信,但是我没想到他真的会每条朋友圈都看,直到昨天我妈说:柿子树都长那么大了……

  我反应过来时有一种想迅速拉黑他们的冲动,其他人,你们是怎么做的呢?

  然后,我的朋友圈被各种评论刷屏,观点分成两派:

  一派是,爸妈关心你是好事儿,孩子再大也是孩子,你当然应该接受爸妈的关心啊;

  一派是,当初就不应该通过啊,朋友圈里最好别有亲戚,哈哈;

  当然,大部分人,还会担心一个问题:拉黑的话,老爸会很受伤吧?

  总之,我时而乐不可支,时而略有心动,还有时候,坚定自己的想法,因为我突然想到了克莱德先生经常拿着开玩笑的那个ID:父母毁我一生。

  哈哈哈。

  实际情况是,我手脚麻利地把我爸设置了不让他看我的朋友圈

  为了不让他们的玻璃心碎一地,我跟我妹妹商定后,决定让我妹继续留在他们的监控范围内——她人在北京,一周也就打一两个电话汇报情况,让他们看看她的朋友圈,可以全方位了解的她的动态、思想、方向。

  至于我呢,我是真不用了吧,豆豆哥本来就跟着他们一起生活,不存在随时关心外孙的情况;而且,我和克莱德先生每周至少去他家两次,有时候还留宿;平素不去,也是一天至少一个电话,了解豆豆和他们的状况。

  我跟我爸妈的感情很好。

  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  在我更小一点的时候,20岁之前,我跟我爸的感情要更好一点。

  他教师出身,相对于我妈的感性和暴脾气,他更理性,也能讲得通道理——哪怕是我青春叛逆期的小矫情、小反抗,他也能给予理解和支持,我一直都知道这是非常珍贵的。

  所以上学时候,尤其是离开他们上高中、大学之后,每次周末或者假期,我们俩总有大块的时间在一起聊聊,大事小情,我会跟他说,学校里的状况,老师,同学,成绩,考试等等。

  参加工作之后,我们也基本上保持着很良好的沟通,我做的事和我想的事,他虽然不是了如指掌,也基本上都知道个一二。

  当时他人还在老家,但是我部门同事的名字他都知道,一方面得益于我偶尔给他带杂志,另一方面就是我跟他聊天。

  实际上,我告诉我爸爸,也就等于告诉我妈了。他们两个人之间的沟通非常畅通,所以我知道我爸一定会告诉我妈,甚至他一定会跟我妈讨论或者评价”——相信会加入很多他们的个人臆测和想象,哈哈。

  但是,你知道的,总有许多事,我们是不愿意告诉自己的父母的——有些事,我们愿意告诉自己的好朋友、闺蜜、发小,却一点都不想跟父母透露,就比如,青春时期萌动的情愫,喜欢的那个男生他笑起来为什么那么好看,大学时代经历的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光,恋爱时的快乐的细节,悲伤的时刻……

  这些,我真的没有办法跟我的父母分享,而是只能在小小的角落里写日记,或者偷偷告诉我最好的朋友,两个人心照不宣再也不告诉其他人。

  作为父母,他们有一种职业素养,会考虑一件事的性价比,会担心会否引起不良反应,会担心孩子的未来,各种各样莫名其妙的情绪,会在你大胆跟他们分享了一个小细节之后,引起连锁反应。

  一个有趣的例子是,我记得那年夏天,我跟克莱德先生还没有真正开始谈恋爱,我只是在我妈面前提起过这个人的名字一次而已,过了些日子我告诉我妈,我想让他们见见他,我妈就很淡定地表示,自己猜到我谈男朋友了。

  我有一种被识破的感觉。一时间无地自容。

  他们像是雷达一样侦测着各种情况,愿意为了孩子去搜索各种信息,考虑各种状况,这不但让他们很累,也会让我们很累。

  幸好,我从小到大不怎么听话,他们让我报考的学校我没听,让我学的专业我也只听了自己的,到后来干脆不再给我意见,大家都自在极了。

  小时候我们写日记,最害怕的就是被父母偷看,所以才会有那种带锁的日记本出现;长大了我们有自己的空间,好多时候,也希望其中有些角落,是相对封闭的,是自由的,是无拘无束的。

  我相信,父母是爱孩子才关注,才愿意付诸精力和时间去关心,可是我更希望,他们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用在自己的事情上,有自己的生活,喜好,快乐,哪怕是郁闷。

  若是有一天父母,一点点渗透进我的所有的空间——除了现实空间,还有我的网络空间,我无法想象,自己会变得多么拘束?!

  因为他们是父母,他们总是忍不住计算,忍不住评价,甚至,忍不住指手画脚。

  豆豆两岁之前,我做烘焙很少。每次我想做,我妈就会各种泄气:那么麻烦,摆出来那么多工具,还不如买一点吃啦!唉,她唠叨的久了,我也就懒得动了。——不是说她不好,而是每个人的看法和想法,乃至生活方式都是截然不同的。

  在我对父母家的装修大业指手画脚备受挫折之后,我就深深地认识到了这一点,我们都应该有自己的喜好,空间,想法。

  无论是微信朋友圈,还是微信平台,我还是希望自己从容自若一点,想到什么就写点什么,因为我知道读者想看的是,是我的感受和真情流露——但是在我父母眼里,这可能是一种小矫情,小扭捏,就好像我哪怕时过境迁也不敢让他们看我的日记本一样,我只要想到这件事,就会感受到一种尴尬,羞涩。

  若是换做是你,会怎样?

  比如有一天豆豆长大了,我发现他有些空间对我是关闭的,我会不会难过呢?

  我一定会难过。

  所以,我从现在就要开始学会习惯,习惯我们是两个彼此独立的人,习惯我有自己的世界,而总有一天,他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世界。

  这不是嘴上说说就能做到的,毕竟,我们太多人习惯以爱的名义,企图绑架另外一个人的生活和思想——不管是父母孩子,还是夫妻,无一例外。

  我有时候想,如果没有年少时候那几十本日记本,我可能不会是现在的我。

  我在日记里,肆意地倾诉着我的心情,我的想法,我的憧憬,我的郁闷,我把所有的欢喜泪水都藏了起来,不让其他人看到。

  合上日记本,我又是一个普通的学生和女儿,很努力地去学习,去面对高考。

  我习惯了在这种角色间转换,我也习惯了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小空间。

  小时候,我曾经想,有一天我遇到我爱的人,我会愿意让他看看我的日记本。

  真实情况是,我到现在也没有给克莱德先生看那些日记本。

  因为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去面对那个小小的自己。

  微信平台或者朋友圈里,写下的都是我的想法,感悟,又或者我片刻的欢喜悲伤,作为朋友看一看,无伤大雅,哪怕笑我矫情,都无所谓。

  可是被我爸妈看到,他们一定会动用自己巨大的感情机器,开始猜测:她是不是没吃饱?她是不是有心事?她是不是工作不顺利?又或者,她做这件事会在怎样怎样?!——而我,大约很难不受他们这些猜测的影响,或者掩饰,或者改变,总之,我不可能是你看到的我,而必须是他们应该看到的我,说起来太复杂了。

  我受不了在我30岁之后,还要被自己的父母以爱的名义绑架,不能自在。

  所以,我拉黑了我爸。